首页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 理士电池-理士蓄电池DJM12100工厂直销
详细内容

理士电池-理士蓄电池DJM12100工厂直销

理士电池-理士蓄电池DJM12100工厂直销 理士电池-理士蓄电池DJM12100工厂直销 理士电池-理士蓄电池DJM12100工厂直销

1、建议电池在+5℃~+30℃(最好25℃)温度条件下使用,高温会缩短寿命,低温容量降低;

2、不同品牌、不同容量、不同新旧的电池严禁混合使用;

3、 电池使用中会产生氢气,所以要远离火源,保持通风,防止爆炸

4、请保持环境清洁,过多的灰尘可导致蓄电池短路;

5、电池放电后应及时再充电,未充饱的电池再放电,会导致电池容量降低甚至损坏,所以必须配置适宜的充电器;

6、UPS带载过轻(如1KVAUPS带150VA负载)有可能造成电池的深度放电,应尽量避免;

7、适当的放电,有助于电池的激活,如长期不停市电,应人工将电池放电,每年2~4次,可利用现有负载放电,时间为1/4~1/3后备时间;

8、长期停用的电池(UPS)应充电后贮存,而且是每半年。
  电池使用寿命一般为3-5年,到了使用寿命应及时更换,否则随时会发生暴炸危险,应定期查看接线端子是否牢固,如果松弛应用板手上紧,上紧锣丝时注意不要触电。
程序员高薪和996的一体两面

程序员的高薪与工作的高强度本就是共生的。这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现实。

自从互联网作为一个行业在中国兴起,在早期发展阶段,互联网企业就显现出很高的工作强度,但当时由于存在创业的理想主义和高回报的激励,员工对工作强度的情绪和感知并不明显。而现在,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瓶颈期出现,过去加入创业公司后等待公司上市股权套现的回报模式更难实现,而就工资而言,程序员的回报感也在降低。

为何程序员高薪必然会伴随着996的出现?

首先,程序员为何收入高?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职业的薪酬,归根结底都是由供需关系造成的。中国互联网近年来发展非常快,使得高水平程序员供不应求,人力成本水涨船高,而在资本支持下,互联网企业又表现得不差钱。

但目前情况正在变化。随着大量人群涌入程序员行业,供需发生了变化,互联网企业希望通过高薪吸引到高水平的程序员,不会在招聘这个环节开出低价,但如今企业对招入的程序员有更多的话语权,而且希望能从员工身上获得更多的人力价值,如果不能实现,还有大量的后备队伍可供选择。

其次是行业背景,互联网行业多年的迅速发展对应着人口红利和资本信用的扩张,只要把用户数和营收做上去,企业就可以迅速上市,这一模式被广泛接受。在刺激之下,各种新热点不断出现:共享单车、各种O2O、直播、新零售等等。

这些热点的出现,从逻辑上都能行得通,比如说服务的互联网化、线上线下的融合等等,但又在某个地方有着先天不足,使新模式远远不如当初的搜索、社交、游戏等奏效,有的新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行业背景的变化,使得程序员可以选择的大厂更少,已有的那些成熟互联网企业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一、 蓄电池维护现状  
    作为后备电源使用的蓄电池是确保设备不间断运行的最后一道生命线。平时蓄电池组并联在整流设备上,长期保持浮充状态。目前通讯行业广泛使用的免维护蓄电池即阀控式密封铅酸蓄电池(VRLA),其免维护仅指使用过程不用加水,而不是不用维护。这种电池在长期浮充之后,常常会出现活性物质脱落、电解液干涸、极板变形、栅极腐蚀及硫化等现象导致蓄电池容量降低甚至失效。因此原邮电部电信总局颁布的电信电源维护规程第83条规定:蓄电池每年做一次放电深度为30%~40%的试探性放电试验;每三年做一次放电深度为100%的容量试验,使用六年以后每年一次,蓄电池放电期间应每小时测量一次端电压和放电电流。
    目前国内有相当部分蓄电池维护人员没有完全按照邮电规程来维护蓄电池,有的蓄电池甚至从来没有作过放电试验,这就为日后出现事故埋下隐患,这里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  


    首先,缺乏先进的智能仪器,劳动强度大。传统的放电(容量)试验要将电池组从系统上脱离下来,接上电阻丝(或使用水阻)来放电,这种电阻丝或水阻体积庞大、笨重,需要多人搬运、安装及调试,放电过程中每隔一定时间,需要人工测试及记录蓄电池各单体的端电压, 放电时产生的大量热能,不仅破坏了蓄电池的正常运行环境, 影响现场维护人员的身心健康,而且使电阻丝产生红热现象,需要提防可燃物飞溅进去,引起火灾事故,整个漫长放电过程维护人员一刻也不敢离开,所以一般维护人员都很头疼做放电试验。 

    其次,离线放电试验存在系统瘫痪风险。在一组电池离线放电过程中,市电一旦中断,单组电池供电系统将会立即瘫痪,而两组电池供电的系统转换成单组供电,整个系统负载电流集中于一组电池上,可能造成该组电池过载放电,电压迅速下降,更何况另外一组在线电池的质量如何还是未知数,所以一般维护人员都很担心因自己做放电试验而造成系统瘫痪。 

    再次,在认识上存在误解。现在由于电池厂家竞争激烈,许多厂家承诺三年内电池如有质量问题,可以包换,导致许多人存在电池有问题找厂家解决这样一种心理,而麻痹了对电池的维护,所以常常出现通讯系统瘫痪后,才知道供电电池有问题,而我们对蓄电池进行维护,就是要提前判断电池的质量,找出落后电池并加以处理,以避免因供电电池问题造成系统瘫痪。还有一部分人,只对动力机房、模块局等重要单位的蓄电池维护加以重视,而忽视了对基站电池维护,因为基站瘫痪造成的后果相对小得多,但从延长电池使用寿命,节约成本角度看,对基站电池的维护加以重视,也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因为当一组电池出现个别单体落后以后,如不及时加以处理,不仅该单体会加速恶化,而且会引起其它电池的连锁反应。正常情况下,一组经常维护的电池,其使用寿命至少比没有维护的电池寿命长3~5年。
二、 在线容量试验  
    蓄电池放电(容量)试验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但又是非常必要的,因此广大蓄电池维护人员一直致力于探索一种轻松而又安全的蓄电池放电(容量)试验方法。内阻计、电导仪等充其量只能作为蓄电池某种参数的在线测量仪,在一定条件及某种程度上可以定性地、大致地判断电池的性能,但是容易受各种因数*。要准确地、定量地知道电池的性能,最好还是将电池进行放电。 

    很早以前就有人提出在线放电(容量)试验的概念--人为关闭市电,让电池组对实际系统放电,在放电过程中用人工测量记录电池的端电压,当某一单体达到或接近截止电压时,恢复市电,以此了解电池的容量及发现落后单体。这种方法不用将电池脱离系统,而且放电过程中电能全部加以利用,节能而且没有散热问题,但考虑到安全方面存在问题,很少有人在实际中加以运用,因为如果将电池电能放光后,刚好市电中断,通信系统将因无后备电源而瘫痪,即使只放电30%~40%,一旦在放电过程中市电中断,也将明显地人为减短电池供电时间,更何况在不了解电池容量的情况下,放电30%~40%也不是很容易控制的。如果将上面所述的在线放电(容量)试验方法加以改进,将在线放电时间缩短至10分钟以内,那么就不用过多顾及一旦市电中断电池供电时间缩短这方面的问题,但前提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必须能得到各单体电池的剩余容量,否则就谈不上在线容量试验。 

    综观目前国内蓄电池维护仪表市场,只有台湾INNET公司推出的蓄电池容量监测设备BCSU-60N系列能够满足这种要求。蓄电池容量监测设备BCSU-60N系列,能够在线监测、记录并存储整组及各单体电池浮充及充放电期间的电压、电流、温度等参数;所有参数均能以方格图、曲线图及数据表格显示;当电池电压差超过一定值时,将会发出需均衡充电的信号,当蓄电池电压及温度异常时,将发出告警;其最大专利及特点是:只要监测电池组在线放电5分钟即能知道每个电池的剩余容量,并找出最小落后单体;此外,测试完成后还会自动生成测试报告,大大减轻蓄电池维护的工作量。

技术支持: 北京广隆电源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